當前位置:小說控 > 古代言情 > 凰權無雙:太子殿下強勢寵

第1章 王氏懿蘅

更新時間:2019-06-14 本章字數:2914

禹王府康華軒已經很久沒有人來了,禹王妃王懿蘅幾乎成了這王府的隱形人,只見新人笑,不見舊人哭。

王懿蘅至今仍記得那一天。那是半個月前。

大梁承安十年是一個多事之秋,這一年,江南底定,碩北來歸,是為喜事。也是這一年,襁褓中的皇五子殤,禹王失妻,仿佛所 有的不幸都發生在了皇族。

可是對于此時還是禹王妃的王懿蘅來說,剛剛殤逝的皇五子并不能牽動她的心弦,倒不是說她有多么冷血。

而是冷酷的皇家人沒有給她為此悲傷的機會。

王懿蘅由侍女服侍披上百花繚亂的披帛,纖細雪白的手指拂過東珠耳墜,看了一眼鏡中纖秾合度的美人。

輕聲細語吩咐大丫頭白鳶,“你隨我去,其余人都留在這里。”

白鳶俯身道:“是。”

王懿蘅蓮步輕移,白鳶緊隨其后。

等在大堂的傳旨公公已經等了有一炷香的時間了,這位禹王妃的架子可真不小。王懷仁雖然心里敢腹誹幾句,可讓他給王氏的大小姐擺臉色,那是萬萬不敢的。

可是那隨他而來的女子仿佛看不清局勢,一個勁兒的添油加醋,殊不知她這樣更令人看不起。

不過寒門之女,僥幸得了禹王歡心,便以為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,她是還不知道這禹王府當家的是個什么樣的人物。

“王妃好生無禮,怎可叫咱們等這么久……”徐婉不滿的抱怨。

“我知道我命賤,活該受她的磨挫,可是我肚子里卻是禹王的長子,她豈可這樣對禹王的子嗣。”

王懷仁掃了她一眼,眼含警告,“側妃娘娘慎言,禹王妃是最規矩的人,咱們卑不動尊,王妃大駕,不得多言。”

王懿蘅剛剛進了二門,便有人通稟,“禹王妃到!”

王懷仁瞬間一激靈,滿面含笑地迎上去。

“奴才王懷仁,見過王妃娘娘。”他直接行了大禮。

“起來吧。”王懿蘅從他身旁走過,叫了起。

王懷仁為何而來,早已給白鳶遞了話,王懿蘅自然一清二楚。可是她沒想到禹王竟然真的把這女人領過來打她的臉。

她是禹王入門不到一年的正妃,可是現在他的側妃就現在她眼前。

因此看到正堂中,惴惴不安,坐立兩難的徐婉,王懿蘅皺起了眉頭。

“王公公,今日是為何而來啊?”王懿蘅沒說話,是白鳶替她說的。

王懿蘅倒是有時間打量了一下那個讓禹王不惜得罪她的女子。

容貌在她見過的美人中只能說是中下,即使是每年參加選秀的秀女,比她好看的也是一抓一大把,這是禹王豬油蒙了心時,閉著眼睡了的女人吧。

王懷仁不敢看上頭禹王妃黑沉的臉色,低著頭道:“皇上有諭,這位徐姑娘從今兒個起,就是禹王的側妃了。”

“便是太后賞賜,也不過是侍妾罷了,她是有何等本事,連皇上都驚動了,竟要直接封為側妃。”王懿蘅一眼掃過去,王懷仁頭低的更低了,恨不得直接把腦袋塞到地板里。

“回王妃娘娘的話,三月前,江南大雪,百姓受災,皇上便派了禹王殿下去賑災,這才有了跟徐側妃的相遇,側妃如今已有身孕兩月余,如果是男孩,便是陛下的皇長孫了。”王懷仁老老實實地交代。

王懿蘅心里一陣冷笑,這件事她當然知道,去年冬天,江南下了一場十年來最大的雪,不止百姓受災,更有暴民作亂。皇帝派了他的兒子去賑災,收獲民望。派她的大兄去去平亂,干那些出生入死的事情。

她的人都排去了大兄那邊那里,稍有風吹草動她都知道,可沒想到同在江南的夫君給她弄出這么一出好戲。

徐婉在這個據說不受寵愛的禹王妃面前沒一點恭敬之色,草草地一福身,“妹妹徐氏,見過王妃姐姐。”

白鳶輕蔑地看著她,“好叫側妃知道,王妃只有一個妹妹,閨名是喚作玉蘅的,二姑娘嫁的是博陵崔氏,為宗婦。”

“至于你,尊卑有序,執妾禮便是。”

王懿蘅揚起手,示意她不必說了。然后將手伸向王公公,“圣旨。”

王懷仁立刻把圣旨奉上,王懿蘅拿過去,展開,看了一眼。

“既然皇上發話了,我自然遵命。王公公回去這樣回皇上就是了。”她聲音平緩,毫無波瀾。

“奴才遵命。”王懷仁應道。

“人事安排還需要費事,我便不留公公了。”王懿蘅示意白鳶送客。

白鳶去送客,正堂只剩下王懿蘅,徐婉,以及徐婉帶來的幾人,乍一看,還是徐婉占優。

其實不然,王懿蘅僅僅不動聲色的端起茶盞,輕抿一口,這連貫如流水的動作處處體現著她的教養,頓時壓她們喘不過氣了。

瑯琊王氏,三世四公,眼前的女子便出自這樣煊赫的家族。徐婉此時才有了一個模糊的認知。

徐婉看著這個身形嬌小,容色還略顯稚嫩的王妃,據說她已有二十歲了,是長安城里有名的嫁得晚的姑娘。

而這世道下,晚嫁是名門貴女們才有的權力,像她們這樣寒門之女,沒被父母賣了便是命好了。

可是那又怎樣,徐婉暗示自己,她出身再尊貴,也不得禹王的寵愛,哪里比得上懷有身孕,將要生下皇長孫的自己。

只要她能生下這個孩子,別說一個側妃,禹王已經暗示過她,只要她生下男孩,這王氏女便沒有了用處。

徐婉默默地拂過自己的小腹,眼神晦暗。

而坐在上首的王懿蘅,則一個眼神都沒給她。她此時此刻心里醞釀的一件更為重要,甚至可以說是駁逆的事情。

兩個人各打著各的全盤,王懿蘅假裝沒看見她那么明顯的動作,徐婉將自己的得意壓在心底。

不一會兒,白鳶送完王懷仁回來了,她的回來打破了王懿蘅刻意保持的平靜。

王懿蘅茶盞往檀木桌上一擱,吩咐道,“白鳶,備車,我要回尚書府。”

她說的尚書府乃是她的娘家,她的父親,瑯琊王氏現任家主王安道,時任尚書令,乃是權傾朝野的人物。她的尊貴不止來源于她那浩浩湯湯的族譜,更直觀的是她是權臣之女。

白鳶應道,立即下去給她安排。一方面得讓車夫去檢查車馬的規格跟安全,令一方面需要派人提前去尚書府報備。

畢竟王懿蘅自從嫁入皇家后,除了省親,就沒回去過。突然回去,怕是打擾了王家人。

王氏雖然祖籍瑯琊,大部分族人仍然居住瑯琊,但是王安道這一脈,因王安道逐年高升之故,已舉家遷來長安。王安道有四子兩女,王懿蘅是長女。除卻王懿蘅最小的弟弟,這些兒女皆已成家。

王懿蘅并非不愿回家,而是那個家里有人不歡迎她。她的生母出自謝氏,乃是與王氏齊名的大家族,謝氏一族因先帝弒君篡位,舉族南遷,拒不入仕。而她母親故后,皇帝賜婚,將宋陽郡王的女兒嫁給了剛剛升任尚書令的她的父親。

她與這位年齡相差無幾的小繼母向來不睦,如果不是礙于她父親的顏面,早把她送去見他們皇家的列祖列宗了。

至于這個寒門出身的女子,她連皇家郡主都敢動手,還會怵她。不過是時機未到而已,再王懿蘅的話本中,她的結局已經安排好了。

白鳶辦事很有效率,不一會兒,便來復命,“大小姐,車馬已備好,請您移步。”

王懿蘅站起來,白鳶立即心領神會地過來為她整理服飾,確認無一處不合理之后,她直接把徐婉晾在了大堂,帶著白鳶離開了。

看著王懿蘅高傲的背影,徐婉恨恨地咬唇,對她帶來的嬤嬤說:“她怎么可以這么無禮,我可是皇上欽賜的側妃,她現在走了,我怎么辦。”

宋嬤嬤上前為她順氣,“側妃娘娘不必擔心,今晚王爺就回來了,一切自有王爺為您做主。”

“何況您還懷著小世子,王爺肯定會維護您的。”

“如果是向您說的這樣就好了,我只怕……”徐婉想起王懿蘅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,就一陣不適。

“娘娘,您可是給這天下的寒門女子掙了口氣,就是宮里的安夫人都對您另眼相看呢。”

安夫人是承安帝的寵妃,以歌女進幸,位至三夫人,更是少見的寒門出身。

“安夫人……她真的有把握讓我兒成為世子,讓我取代王氏成為禹王妃嗎?”徐婉想起那個艷色逼人的女人對她的暗示。

“您放心,咱們寒門榮辱一體,您做王妃自然比那王氏做王妃對她更有利。”宋嬤嬤安慰她。

可是她心里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恐懼,從她見到王懿蘅的###第一眼起。

(快捷鍵 <-)上一頁
目錄
下一頁(快捷鍵 ->)
7m排球比分即时比分